三公

痛苦的数字

最近因为花钱很多,收入骤降,变得对数字敏感,平常不在意的,如今也会拿来琢磨下,算是体会到了郎咸平教授那般清醒式的“痛苦”,而且,我是真的心痛,不像那家伙装的蛋疼。

早前网上流传一个数据,说国内月收入在3500元以上的人口只有2400万,这个数据据说来自财政部税政司副司长王建凡之口。

而另一组由某商业机构炮制出来的数据则云:中国百万美元富翁人数已达到101.7万人。

另外,有好事者在国新办发布的《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里看到,截至2009年,全国共有290多万少数民族干部,约占干部总数的7.4%。占全国公务员总数的9.6% 。并以此推算:中国公务员总人数约为3919万。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也曾在CCAV《新闻1+1》中透露,中国年三公消费高达19000亿。

把这些数字放到一起,就会得出两条让我痛苦的事实:

其一、中国约有13.4亿人月均收入不足3500元,年收入不过4万人民币,这里有我;

其二、中国公务员人均年三公花费近4.8万元,这里没我;

简单说,有我没我就是痛苦的根由(如果有机构以这个做幸福指数统计,那该得几分?)。原本你不去算账,还会觉得自己活的挺好挺幸福,但如今看来,我是笑多了江对面的战友,浑然不觉自己也是愚蠢的可笑。我想我下一回再听到那些比我更穷苦的人的消息,是否会多点同理心呢?

【每日论语】三公

中央各部门正陆续向社会公布“三公”费用,这是近期媒体热衷的题材之一。

但民众们向来没有“监管”概念,更看不懂那些复杂的百分比其实际意义为何。如果只是简单的以数额多少来判定费用合理与否也说不过去。毕竟,该用的钱咱也省不得。

三公,意指“公务用车、公务出国及公务接待”。与史书上的“三公”(《尚书·周官》:官名,为太师、太傅、太保)完全不同,前者具体到事,后者具体到人。前者是花钱的理由,后者是治国的良方。前者是公务员们的福利,后者是民众们的希望。

不过,缺乏民众监管,就算勉强被公布费用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或者媒体该站出来,结合一些审计机构的专业力量,至少为民众来做一个粗略的判断。该用还是不该用,用多了还是用少了,一比较就有数了。

『每日论语』将在安庆生活社区私人媒体乳透社三处同步更新,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