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该为“魏则西事件”集体反省

大学生魏则西病重乱投医,错将百度搜索结果当成了良心推荐,结局不幸,令人痛惜。

的确,百度有广告投放内容的道德评判问题,监管机构存有广告立法及违禁内容的监察漏洞,向来神秘的医疗业更有种种黑幕有待揭露,但这些都有法可依,只要秉公处理,不算什么大事。

民众们想深究责任,无外乎将心比心,求一点社会正义,于情于理也很合理。但扪心自问,百度何以成为今日之百度,舆论场又何以成为今日之舆论场,搞清楚这些问题,显然要比追查个案更有价值。

公众视线得以聚焦某处受一股牵引力所影响,如果施加此力的群体本身就有操守问题,谁又该为他们的行为买单呢?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力回答这个问题,甚至这个问题在多数人眼里都不是问题。他们会反问我:“换作是你,该会用什么样的方式让公众了解这些企业呢?”

是的,在百度们由傻B平民走向牛B领袖的路上,媒体及媒体人要怎样去做一个理性的记录者、观察者和监督者呢?好难回答似乎又无需回答,因为你想了解一个人,只要看看他做什么就好,千万别听他说什么。一群人亦是如此。

我不否认中国有极其优秀的、谨守新闻操守的媒体从业者,但大多数媒体人的行为,更符合我的这段描述:

“他们躺下来可以做婊子收公关费写软文乱人耳目,站起来又可以写揭黑稿立牌坊偷个声名,内心笃信自己是社会的记录者、观察者和监督者,下笔千言干的却是收钱卖软文耍软刀子的勾当。批他没有新闻理想,哭着拿舆论监管做挡箭牌;让他承认不该赶场子拿红包炫伴手礼,跳起脚鄙视你不懂出淤泥而不染的精彩……”

他们的存在,让中国的媒体职业不再值得尊重;也正是他们,让我对这次事件有了一点不和谐的质疑。

当然,我也清楚,一个“穷”字,可能才是今天中国舆论场少有人坚守底线的根本原因。是“穷”,让新闻成了一桩生意。

我想,这也是今天的很多人傻傻分不清新闻、软文和硬广有别的根本原因吧?新闻可信的话,哪里有骗子施展拳脚的空间?可是,新闻的不可信,不就是媒体人的不可信么?

简而言之,一个人轻信了一群人不负责任的信口开河而丢了性命,起码这群人该自省下如何挽回集体声誉才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