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芳文

穷人6

我和春芳是在03年的10月1号举行婚礼的。 父母亲还是将我的婚礼办的比较体面,简单而又隆重。 我们有点意外,其实也不应该意外。天下,只有父母的爱是无尽的。 认识芳不久,我就告诉她关于家中的一切...

Continue reading...

穷人5

这两个女孩一个是天芳,一个是春芳。 天芳将我送到宜昌机场之后,除了告诉我在武汉如何转机的事宜之外,她也表示了她会在毕业之后有可能来上海发展。我大约是表现的很高兴的样子。具体说了什么,在今天,我...

Continue reading...

穷人4

我的小学女同学,和我一块长大。 于我而言,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同学。这和我其它的同学本无区别。而我的父母对她的印象却非常的好。这可能就是缘分吧。我的父母和她的父母也因为我们的渐渐长大而变的异常亲...

Continue reading...

穷人3

我对爱情从来就没有赋予过它什么特殊的意义。 我更相信在我们农村里,一男一女通过介绍,认识,而后订婚,结婚,生子直到其中任何的一个肉体消亡为止。 我赞赏这种解脱。那是很残酷但也很绝美的一次实验。...

Continue reading...

穷人2

那个傻大叔就是宗名。 宗名大约45岁,上海人,私营企业主。经营着上海最具影响力的品牌连锁机构。 宗名喜欢穷人,因为穷人除了幻想之外,什么都没有。他可以让穷人更穷。大家都知道幻想的目的还是因为有...

Continue reading...

穷人1

鸟把鱼儿举上了天空,对它来讲,是一项善举 这句话很有意思。 我忘了这句话是谁说的,可能就是我自己讲的吧!但是与不是并不重要,总之,我对这句话持肯定态度。 我自己把自己丢在上海,在这个花花世界里...

Continue reading...

流波顺轨

山高住险,万盏山灯。疑是银河倾。 慢艇倘佯有千客。 船头望过去,似结来生缘。 两岸绿浮,不过万涛拍舷。声声激烈,也道今生豪情。

Continue reading...

小渔村的冬天

妻子生丈夫的气,儿子发老子的脾气,学生们怨恨老师,亲戚间相互埋怨。在今天统统不算是离奇。这个世界还稍保留一点古朴便是那潺潺流淌的小河水,虽然偶尔干枯,虽然偶尔带点泥浆,虽然偶尔在某个季节发出些...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