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芳文

三月初三 回忆一位老友

我对数字不敏感,能记住一些人的生日,不刻意,只要觉得对方很重要,便能自然记住。三月初三,是立鹏生日,他是我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好友。 他跟我的关系,在我看来,比他跟他二弟还亲。至少在1999年之前...

Continue reading...

拒绝与有荣焉 无需与有耻焉

1/网传有人代表中国,就新冠疫情向美国道歉。道歉是可以的,代表自己就够了。因为不想被人代表,所以自己发声,算得上有勇气。但“代表别人”,不正是她自己正在反对的吗?若拒绝与有荣焉,则无需与有耻焉...

Continue reading...

新闻稿与抄作业 都是没文化

1/大鹏的《大赢家》,抄的是韩国电影《率性而活》。肖央的《误杀》,抄的是印度电影《误杀瞒天记》。很可惜,两本作业抄的一塌糊涂。这些人以为,只要光个屁股,就能像猴子。古人有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

Continue reading...

穿着影响举止

1/“穿着影响举止”。这句话,适合出现在任一服装店的招牌上。重新打量自己,宅久了会忘掉:穿着,也是仪式感的一部分。如果一定要用“仪式感”来标准化自己的行为的话。我能听到闹钟就起床,但舍不得穿戴...

Continue reading...

朱芳文:认知升级如逆水行舟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很爱扯“认知”两个字,任何事和人,都能联系到认知上,诸如认知差异、认知困境、认知误区等等。这让我有点招人烦。实际上,我对“认知”二字的了解,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多,对很多事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