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分而得谓之幸

【2015042507】联合国居然会发布《2015年世界幸福报告》?更加不幸的是,中国在158个国家和地区当中,只能排在第84位,假设来一份《全球人人幸福报告》,以统计这个快80亿人的星球上每个人的幸福指数,你又会排在哪个区间?我想,它会是一个哑铃型的分布吧?因为国人总觉得只有意外的收获才叫幸福。

【2015042506】有人对Apple Watch可能会给新闻业带来的影响表示焦虑,质疑未来读者究竟是需要“看新闻”还只是“获知新闻”?如果所谓的用产品思维创造内容是可行的,那么有多少人会关注一句话就可以说得清的内容,究竟能不能从一只手表上获取,而获知之后的价值又会体现在哪里?难道只是不断的知道、知道、知道?“我知道”与“我为什么要知道”的矛盾需不需要被重视?碎片化的信息更合理的理解应该是随时随地的获取信息,而不是说信息本身会变的破碎而没有章节。这些问题本来都不是Apple Watch的问题,媒体这样理解,只能表示他们对未来的内容并没有太多有价值的思考。

【2015042505】朋友圈被写窦唯的一篇文章给刷了屏,难得的不反感。喜欢黑豹时期的窦唯,在我眼里,中国没有哪个男歌手能够比他做的更好。在我眼里,跟窦唯放一块,王菲只是他前妻而已。在我眼里,一个男人拥有名利但不依赖这些活着,才是一个真正有逼格的人……去网上刷刷这些年窦唯写过的歌,或许能懂点什么。

【2015042504】#改个段子#

问:换一个灯泡,需要多少个瑞典人?
答:3个,1个人扶着灯泡,对准旋转口,另外2个人抱着他在下面转……

问:换一个灯泡,需要多少个美国人?
答:301个,1个人换,剩下300个人在一边高喊”USA!USA!USA!“

问:换一个灯泡,需要多少个中国人?
答:3001个,1个人换,但必须等待其他3000个人的审批……

【2015042503】发现我有个虚伪的地方,明明是外貌协会,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能注重到对方内外综合素质的人,往往会勉强自己忽略对方的颜值,尽量探讨其内涵。表面上蛮像那么回事,实际上却达不到期待中的那个结果。原因可能很简单,如果谈颜值,至少有一些人可做参考。一谈到内涵,那就是见仁见智了,可是见仁见智的事,往往又受到外貌的影响。

【2015042502】我自己很固执我是知道的,我也领教过一些人的固执,得到更多的启发不是如何说服对方放弃固执,而是警醒自己,固执就像一面盾牌,保护自己的同时,也在拒绝新的可能性。对一个乐观的人来说,少了可能性就是悲哀的。

【2015042501】妹妹跟我视频通话,问:舅舅,你在忙什么啊?
舅舅以为她只是随便问问,就告诉她做这样做那样。
妹妹不说话,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舅舅问,妹妹不开心么?
妹妹说,你不要在房间里……
舅舅“狡猾”的把手机转了个方向,告诉妹妹,舅舅出来了,你有悄悄话要跟舅舅说么?
妹妹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很不开心的说:外公腰扭伤了!!!
舅舅呆了,随后让她把电话给妈妈做个确认,又把电话给外公问个清楚……
妹妹不喜欢外公腰扭伤了,妹妹也不喜欢舅舅不知道这件事,舅舅也不喜欢心里充满愧疚,舅舅更不喜欢自己没有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而是通过她来知道……
妹妹懂事了,而我却蠢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