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佣军和拍卖初夜权都在挑战人的道德底限

先来看段新闻:

【星岛网讯】美国一名22岁女学生声称为了筹措攻读硕士学位的费用,2008年起在网上拍卖初夜,实行价高者得,现时叫价已飙升至370万美元,吸引一万名男士出价竞投,务求一亲芳泽。

星岛新闻集团消息,这名女学生迪伦(Natalie Dylan)来自加州的圣迭戈,本已取得妇女研究学士学位,但希望攻读家庭与婚姻疗法硕士学位课程,毅然决定透过上网拍卖贞操筹集学费。而她的最后目标是攻读博士课程。

在2008年9月,她宣布拍卖初夜的消息甫曝光,网上叫价已上升至24万3000美元。自此之后,叫价有升无跌,如火箭标升,最新叫价急增至370万美元,出价者多达1万人。

迪伦强调,她并非要贬低自己。她是鉴于23岁的姐姐为了筹措攻读学位课程的学费,而不惜当妓女三星期,因此她立下决心,出卖贞操。

她说,有兴趣的男士们包罗万有,有些纯粹追求肉欲,亦有富商彬彬有礼地开价;更有人想结交女友,但她已马上表明只是“一夜情”。她坦言:“我知道很多人斥责我离经背道,但我认为这没有甚么大不了。”

迪伦2008年受访时曾说:“拍卖初夜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可让我财政稳定。我已准备好面对争议。我们在资本主义社会生活,为何不可用贞操赚钱?”她本打算在eBay网站打出拍卖广告,却遭该网站拒绝。为了证明自己的处女身分,她愿接受测谎及妇科检查。

如果有“雇佣军”的存在,那么迪伦拍卖初夜权就合乎伦理。起码她没有为了赚钱的目的而去犯罪。这个讨论的前提是迪伦确实是因为这个需求而去做这个事情,并不是有其他的目的或者隐藏着另外的想法。单纯就这件事本身来说,雇佣军的存在似乎比迪伦们拍卖初夜权更加的不合理,一个人“生命”是不是比“贞操”更为重要呢?

可是,又是谁在控制着别人的“生命”与“贞操”呢?如果你没有钱,你可以去想办法挣钱,如果你需要的钱远远超出你能挣到的范围,你就不得不为之付出超常的代价!除了生命和尊严,我们还有什么值得出卖?!同样的,当你想剥夺另一个人的价值的时候,也只有从这两个方面入手。所以任何的买卖都是一种交换。甲需要乙的性命,就需要拿钱用A去跟乙交换,A就成了雇佣军。A得到了金钱,甲得到了剥夺乙的生命的权利,而乙就成了金钱的替代品。

同样,迪伦需要钱去读书。她用自己的初夜权来交换,是因为这个社会上需要这个初夜权的人太多了。试想下今天的社会到处都是处女的话,迪伦的初夜权将彻底没有价值和市场。那么,由此可见,初夜权现在应该已经可以划分到稀缺产品的类别,甚至可以成为奢侈品了。那么一旦这个市场被唤醒的话,原先被欺骗或者廉价贱卖的初夜权,将重新得到重视与珍惜,以期在这个新的市场上获取更高的回报。这样,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是市场起着调节“少女初夜权”量的多少,而非传统的教育。更重要的是,人类的道德底线也被彻底的市场化了。可见,市场经济大潮水就是人类的大灾难,我们的诺亚方舟在哪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