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闷的朱注

2010妈妈接朱注的时候,朱注满脸不高兴。妈妈追问之下,朱注先总结说今天真郁闷。妈妈问的更多一点,朱注开始倾诉。

一则是上午上课的时候,老师发现朱注的课桌下面有用过的餐巾纸,便不顾朱注的否认,责问朱注不该随手扔垃圾。朱注想为自己辩解,但又找不到“元凶”,只好承受下这委屈。

二则是下午数学课堂作业,朱注很快写好,正准备上交老师。谁知班上有一同学发出声音,让老师发怒,罚全体同学重写一遍作业。朱注称“好讨厌”那个不遵守课堂纪律的同学,让自己白忙活一场。

一个上午,一个下午,朱注认为自己比较委屈,觉得这一天过的很郁闷。

想起每天早上我送朱注到学校总会交代的那句话:“今天要过的开心一点”。可能对他没有什么作用,甚至有了负面的影响。既然他有了开心的期待,对于遭遇的不顺心,难免就有承受上的落差。这点,我要检讨自己。

另外,我一直对这个学校的这几位老师的教育方式表示怀疑,从上学期的语文老师请了一学期的假,基本上是由别科老师代课的情况来看,起码他们在教学态度是不能让人满意的。

至于在学校大门口划上的白线外向值日老师行礼致敬,更是在压抑孩子们的天性,而非与礼仪有关。如果你知道那些值日老师只会自个儿互相聊天,根本不会回应学生们的敬礼的时候,远远站在一边围观的家长们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呢?

当然,也有好处,我不知道算不算,对于一个外来劳动力而言,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在这个城市读书,也需要表示感恩。我总在想,如果我这十多年是放在别地折腾,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子。

You may also like...

15 Responses

  1. shaynez说道:

    我觉得应该多教育他让他不要太为这些小事觉得委屈。

    比如有人说话让全班受惩罚,每个孩子都有犯错的时候,这一次大家能够不去埋怨那一个两个罪魁祸首,下次自己犯错大家也能心悦诚服的替自己受些莫须有的委屈。在一个集体里终究是一个集体更重要些,有承担不是自己的错误的胸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嘛。

    • 朱芳文说道:

      嗯,你说的对。
      我会给他分析分析这件事。
      这可是他第一次说自己郁闷,呵呵,他还需要慢慢的锻炼自己。

      • kita说道:

        感觉是谁的错误这个问题还是要明晰的说,“谁知班上有一同学发出声音,让老师发怒,罚全体同学重写一遍作业”,作为老师却动不动的发怒。。。kita想这种无差别的惩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

        • 朱芳文说道:

          我也不喜欢这种无差别的惩罚。
          小孩子的集体观念太强,就没了个性。
          我需要一个既懂得包容又有个性的朱注。

          • kita说道:

            雖然說要鍛煉團隊合作,不是也不是這樣的說

          • shaynez说道:

            很多事情都是无法找到犯错者的,成人的世界也是这样。但我们依然需要付出代价,很委屈。

            这种情况下与其虚拟一个敌人大家一起义愤填膺,不如原谅这个不知道是谁的“他”的错误一起受过。【不计较,不在乎】的能力,大人都很少能有,小孩子自然更少。但是这是很重要的。

          • 朱芳文说道:

            你说的话,我听进去了。
            不计较,不在乎。更多是不计较。

          • 小马过河说道:

            姑且不论成人世界如何?但请不要把成人的一套强加给小孩,这样要未老先衰的。

    • 小马过河说道:

      对不起,不敢苟同这个想法。明明老师可以不这么生猛的。
      让小学生重抄作业,老师正好可以打发剩下的时间。
      但对学生来说,降低学习兴趣,憋了一肚子委屈,不说对成长了,对生长都是负面影响。
      另外,一个小孩上课发声音,难道就是“罪魁祸首”了吗?太严重了吧?
      如果真的犯了严重的错误,那更不该全体受罚。否则,是不是说,假如车上有小偷偷东西,全车的乘客都要去拘留所?

      • 朱芳文说道:

        你说的对,老师的态度,是我最关注的。
        感觉现在的部分老师,都只是为了一份工作
        而不是职业,更谈不上什么使命感
        这个期望给了我很大的落差
        比起我的老师们来说,朱注缺少了很多
        看来,也只有靠自己去弥补了

  2. 韩国说道:

    慢慢会适应的,希望家长要耐心的引导。

    • 朱芳文说道:

      哦,耐心对于家长来说是一个考验,我的耐心就不咋地,我也要慢慢适应。

      • 小马过河说道:

        平时多花些时间陪陪朱注吧。

        补一补学校里得不到的上辈对小辈,彼此之间的关怀和温馨,本来这些学校应该更可以提供,更需要教给孩子的。

        我赞同你的感受。想来,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以身作则,做一个好父亲,给朱注创造一个既懂得包容又尊重个性的小环境了。

  3. 我是我说道:

    我说过的话你都给删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