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

生活是很奇怪的,就像黄昏天鸟群绕着房顶低飞那样。我们总是围绕着某些事情打转,而那些事情也总纠结在我们周围不散。这就是迷茫。

隔壁搬过来一户人家,两大一小的三口之家。还没照过面呢,只是经常听见他们家的床嘎吱作响,无论早晨或在深夜。用声音去做行销定位老早就是一种好方式,只是什么样的声响又能够专属呢?

回来的路上读了一篇叫做《晚娥》的小说,让我想起读书时候与表姐关于朦胧诗歌的争论,联想到这部小说,我总觉得黄碧云女士其实可以在新浪开个微博去写这部小说,一定有不少粉丝跟随。再联想起那本杂志对于这个作家的采访,不由的想肤浅的说上几句,话到嘴边又咽下,我得学做成熟不是。

下午的时候去了一趟锦江,商议下场地事宜。对于Q爷的热心只能报以感谢,对于X小姐的真诚也同样感激。只是我也知道当变数越大的时候,语言也就越没有力量,任何的表达都不如真心实意的接受现实,不需要也不应该抱怨他人。归来途中买了本新创刊的《GQ》中文版,算做对自己的一点鼓励吧(我是不是习惯性的鼓励自己?)

大多数时候,我觉得自己不如这些鸟。不是羡慕他们的自由,而是憧憬他们的简单。就像这写字一样,可以不用思考,随心而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