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实

赵本山一生最大的痛苦是替别人保守秘密,而我这半生最大的痛苦则是保守自己的秘密。我想我在家人面前几乎没有秘密,也不需要有秘密,“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家训是否能够继续遵守到肉体消亡为止虽还未知,但没有秘密的确让我活的踏实,这是一种心安理得的快乐。

有很多事情看起来都不那么容易得到控制,很明显我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我宁可得到最少,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清楚的知道我拥有的是什么,它为何而来,为何而发生,最后又会为何而离开。我从刻意的追求自然而然到可以做到无所谓自然与否,也算是一种改变,但本质没有改变,我向来不喜欢秘密,也不喜欢这个字眼所带来的隔阂,那是没有人情味的一件事。况且这还是人为的,是造作的,是不自然的。

是的,为人处事难免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是保质期的长短而已。让我守密是痛苦的,让我泄密也不好受。好在我敢于面对自己,对其余我则能做到沉默是金,简单说,除了自己以外的秘密其实都与我无关,那只是别人的故事,我不应该多管闲事才对。

与N通话,给我一种久违的亲切感,她说起我的家人,提起朱注的聪明可爱,提起芳的善良贤淑,我感谢她的赞美。说实话,她说的很多鼓励话都能够让我会心一笑,欣然接受,我想这也许就是感恩的美,在不经意间,由朋友提及你的幸福是什么,其实是最踏实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