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我忘了是从哪里看到关于记忆的说法:人的知识来自记忆,所有后天的学习都只是在唤醒我们的记忆而已。这就像尘封在箱子底里的各样宝盒,里面稀奇古怪的种种都是我们自身的收藏,我们只是忘记了该如何找到它、看懂它、欣赏它、并懂得用它,然后通过学习,记忆一点一点被唤起。

而在我们的传说里,孟婆就是一个最有权势的女人,她的权势在于可以剥夺我们的记忆,有谁还记得自己没有喝过孟婆汤的?选择保持你的记忆还是选择失忆之后重新做人?这是人生的第一道选择题。当有人活着时叫喊着海枯石烂、三生三世,死去后为了重生又毫不羞耻的放弃记忆,大喝孟婆汤,跳奈何桥像玩蹦极似的兴奋……记忆,真就是一个包袱。

这样也好,尽管你知道你的心里有很多的收藏,但是你可以拼命的避开(或者视而不见)启动它们的按钮。因为你多了一条选择的道,在你厌倦这个玩具之后,你可以算计下自己的得失,有选择的恢复自己的记忆,同时也可以保护自己不被记忆所伤,要知道,人的最大心结就在于欺骗不了自己。

记忆往往又是最喜欢欺骗主人的,这让我想到另一段论述:“人脑对经验过的事物的识记、保持、再现或再认”(来自辞海),既然是经验,那么不同的当事人对同一件事情的记忆是不同的。比如说我曾经爱过某人,在我的记忆里或许是美好的,但是在对方的记忆里也许就是受伤的,甚至是没有记忆的。但这与我们是否选择性收藏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有记忆的话,这样的记忆究竟来自哪里?是现实的新生?还是翻出了箱子底?

记忆,就是一个包袱,从哪里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会指引我们下一步会去做什么。记忆告诉我,还有很多事情会比在这里纠结这玩意儿要有意义的多,去做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