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母来了!

乔治-华盛顿这个标题跟那部“喜剧片”《鬼子来了》就是一个意思,不过艺术化的电影比现实高出很多,超越了生活,才称得上艺术。在艺术的光环之下,我们总能很快的平息怒火,原谅这个,宽容那个。甚至所有的残忍都可以用喜剧来表现。但该冷笑的是,谁又在恳求你的宽恕或者给予你宽容了呢?

瞧!航母来了!在我们的N多次抗议、严正抗议声之中,它还是坦荡荡的来了。诸位需要警醒的是: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做才符合基本的尊严?于是,打还是不打,它俨然成为一个问题。对于小民而言,如何支持也成了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好吧,对于我等好事者而言,竭力做一点预热的工作也是必要的,起码不会让自己在事情发生后因未知而显得慌乱。无论如何,慌乱是一件要不得的事情,大国民要的就是从容沉稳。

南海离自己还有点远,扯回到自己的生活。这段时间总是不经意的在和十多年前认识的人联络、交流,让我疑似走进了某种轮回。过去的一些场景也径直走进脑海,甚至在梦里出现。于是诸如一些会不会让我更加脆弱等等弱智的担心充满我狭隘的胸膛,淤积而不得释放。整个人仿佛也回到了那个年代,变得消极而又沉闷。我并不是不喜欢他们,我只是非常的讨厌与他们初识时的那个我,愚笨、自大、自私、狭隘。这些年来,我想我有了很多积极的改变,但在那一刹那间,又被回忆挤回原形。

于是,这回忆与那航母具有同等的杀伤力,于自己不喜欢的部分里肆意的践踏着我,每踏落一下,我的身体仿佛就会多上一个窟窿。你说我可以避开无视嘛?谁会那样做?没有勇气的行为比死更加令人不齿。但那勇气,我又向哪里要得到?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