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说话需谨慎

我不得不说,我也是“学校教育”的牺牲品,虽然我的文化程度不高,勉强算是一个“职中”,但我总以为这跟我的智力或者我的家庭经济条件无关,只是拿智力或者经济做借口,看上去更合适一点,这也符合大多数人的认知。他们一般都会笑着说:“你是屁股不正怪马子歪”。

朱注的老师也经常说一些让我不太认可的话,当然,你会问我,那你还不选择转学?问题是我没能力做到。另外这种情况在我听下来,也不是个案,其他学校也有种种怪事发生。再说“逃避”也不值得提倡,这需要做一个妥协,我该与朱注一起来解决它才对。

昨天是周一,语文老师布置了一个任务,让每个同学买一本小号的《新华字典》,在这之前,我们为朱注预备过一本很大的《现代汉语字典》,很显然,《新华字典》确实需要,但要求是今天(也就是周二)必须带到学校,否则连“如果谁没带来,我就不教他了”这样的话都能放得出来。恰好我们只能在今天才能准备(至于为什么不能连夜准备?我们也想知道,如果不能及时做到,老师究竟会怎么做!),这让朱注很担心不能向老师交差。

我有想跟朱注来分析,老师该怎么做这件事才算恰当,比如说老师应该在周五来布置这个任务,而不需要等到周一。但考虑到语文老师是不是周一才来上课的呢?想一想这位语文老师在第一学期几乎缺席了一整学期,这样的态度使得什么样的情况都可能会发生,我是不需要多为老师找借口了,她自己会。

但我又不能将责任全推给老师,害怕朱注因此得了另一个教育:“凡事只要是自己没错的地方,是必须不能吃一点亏”。要知道,大多数时候去承担不属于自己的过错,也是一种宽容的表现。这点,也不能不让朱注知道。

但凡我想得多了点,事情就变得复杂。因为这些东西,你无法确认一个八岁的孩子全都听得懂,这些大人间的肮脏,让我不能对朱注多说,只好在脑中想,大多数也只能记在文字里,希望朱注在某一天看到这些文字,会突然明白其中的一些事理就足够了。

我总相信人有顿悟的能力,也想象它的力量。

You may also like...

27 Responses

  1. shaynez说道:

    孩子也许并不需要立刻理解一些道理,但只要他习惯了多少保留一些宽容和不在乎的能力,将来一定会收益很多的。

    • 朱芳文说道:

      是的,我也不奢望他能立即明白什么。

      想想我小时候的那种懵懂,现在的孩子几乎都不该我们操心了。

      但做家长的,总是比较“贪”,比较“怕”,没办法,这算是天性吧。

  2. wiki说道:

    我以前貌似被老师害惨了。。 这种事常常发生

  3. kita说道:

    話說小孩子對圖形理解是很好的

    • 朱芳文说道:

      话说我们做家长的,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及时教给他,实在有点内疚。
      想恶补吧,担心孩子反感。这尺度把握起来不容易哦

  4. 混乱博客说道:

    哦…这样的老师…去TNN的!!!!!!

  5. 我不在乎说道:

    那第一学期的语文是谁教的?

  6. 韩国说道:

    教育是个大问题,的好好学习.

  7. set说道:

    我也是犧牲品,
    國內教育真的很失敗,但是我們需要自救

  8. 小马过河说道:

    看来教育的水准,其实就是国家的水准。老师把社会上憋得气都转到了孩子的头上。

  9. Tony说道:

    我也有头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