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演员

我曾有几次冲动,想跑去做个群众演员,一来看广告上有个一天50元的优渥待遇,另一方面也有一朝成名的投机心理,但迟迟未肯走出这一步来,却是自卑心理作祟。显然,这是我思前想后的心理让我犹豫不决。今日看来,也觉得那算是直觉,一个不算太坏的直觉的结果。

我并没有理想要去做一个演员,但我确实能够体会到这条路上的艰辛。从我对一天50元这样的待遇都觉得优渥,你就知道我生活在社会的哪个阶层了,而这样的阶层却是这个社会的基础,一个脆弱的经不起诱惑的但也容易满足的基础。

我从群众演员这个事上看出了一个小道理,如果说生活就是一部戏的话,那么几乎99%的人都是群众演员,其余1%的人分作编剧、导演、主演、配角等角色,而沉默的大多数却始终跟随着这活跃的小部分,虽然人人都不认为公平,但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出来反驳这种模式,更多的是大家齐努力,争取从那99%早日跳进那1%。于是,这种跳跃的欲望就成了这个社会的动力。

该有怎样的一个秩序来保持这种动力往公平、公正的方向上发展呢?这个问题如同今天还在飘着的老群众演员那样,一边是随波逐流,另一边是理想尚存,唯独自己已经不做任何努力,只去依靠所谓命运的安排。

于是,我又有几次冲动,想去毁了我这群众演员般的生活,退出这场大戏,做一个看客。像某些人那样,可以平静的不理会自己是属于哪个群落,等这种淡定的心理占据心窝久了,影响了大众,社会自然就成了另一个样子。也许是比较平均的那种,比如说50%的人往左走,50%的人往右走,彼此互相尊重,互相依存,但谁也不再提群众演员的事情,那样才是新社会。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