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痛

牙痛,因为上火。可能是这个季节,可能是辛辣的饮食,可能是其他什么……已经不想去医院了,熟门熟路的去药房买了盒“丁细牙痛胶囊”,再加上上回还没用完的“金喉健喷雾剂”和“漱口水”,什么时候好只是时间的问题吧。我想。牙痛做不好什么事,还好今天不需要工作,纠结下维特根斯塔吧,他曾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如何能够谈论对一句话的“理解”和“不理解”?
难道不是只有我们理解了一句话,它才成为一句话吗?

难懂吗?确实足够晦涩,让人不敢理解,但又似乎有话要说。维特根斯坦的意思是指“语言必须自己表明自己”。从这点来看,维氏似乎自己就很反对晦涩的话语。但对于记录与传播来说,唯有当下正在思考的不经辞藻修饰的只言片语比那些修饰过的经典话语要强上百倍,是“最终有用的东西”。而他的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我们来说无非是得知道“这句话说了什么,为什么这么说”而已,这本不稀奇,属于正常人的正常反应。但哲学家所付出的关于把最隐晦的灵魂与最明晰的逻辑连在一起的努力是哲学的意义。于是维氏又设下一疑:“为什么科学与数学中使用句子,却不谈论对这些句子的理解呢”。

老实说,我对于他这个问题是否是这样问的都表示疑惑,牙痛,不说了,想想先。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小滔说道:

    我也很痛苦……
    舌头下面找了个东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