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的事

折腾了一夜,主机终于恢复了正常。我就像担心一个朋友的身体健康那样的担心着这个地方:如果因为某种原因,让我不能及时打开这里并写上一点什么东西的话,我该怎么办?正如说我的朋友不能恢复身体健康我又该做些什么那样?难道我只能对着镜子祈祷吗?

小时候还在家里,每逢初一十五,总会被外婆早早叫起,洗过脸洗过手,分别在灶台、客厅、房间里各点上三柱香,鞠躬、作揖,口里学会念叨“保佑家人平平安安”的语句,插上香之后,眼睛还是朦朦胧胧的。但祈祷就算结束了。这并不有趣。

对着互联网,我也会祈祷。仿佛能做的事情只此一件了。要么就像逃荒似的搬家?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事情。好在祈祷本身虽然作用不大,但这种间歇性的疯狂到底属于间歇性,周期不过十几个小时,耐着性子倒也不至于耽误什么事情。更何况即便耽误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是一堂训练课而已,上没上好是一回事,能不能上又是另外一回事,与学生自身无关就好。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混生说道:

    在很多政策面前,我们都是渺小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