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和方法

让一个成人试图去改变自己的前进方向,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他会跟你不住的唠叨,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可以教授给他,好让他继续前进。即便是如此,当你真的给了他一种方法的时候,他还会有一些如“这么老套的法子,我试过了”、“会不会有用?要是没用的话,还不如我现在的瞎琢磨呢!”、“凭直觉,这不是个好方法哦?!”……等无奈的反应。

其实很正常。为什么说他已经是成人了,其原因正在于此,让他去接受一个新的方法或许比改变自己的方向更为艰难。他有太多的足以令人昏眩的经历,吃过的盐或者走过的路都不足以描述其万一。他可以凭这些经验就可以将一些尚未到达大脑中枢的新思想和新念头拒之门外,甚至还从心里对提建议的人或者朋友报以同情般的怜悯:“你看,其实他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转而让他面对另一个失意者,他也不小心角色转换,成了被怜悯的对象,这时心底不对自己有些反思,那些都是记不得的事情。而是继续苦口婆心的劝慰对象:“你看看你啊,良言逆耳啊!”这种种在旁观者看来,是一出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的生活幽默。

幽默的本身不在于“于己私于人公”这样的心态,那根本就不能解决实际上已经发生的问题。这幽默的深处,其实就在于大家只要看得到的,不要那些看不到的。只要那些对自己有利的,不要那些对自己无益的。因为自己觉得别人是狗头军师,自己是再生诸葛,所以打心眼里就瞧不起对自己热心帮助的人,也因此对自己的热心帮助别人埋下了心理阴霾,以至于自己一味的只强调在自己身上被成功见证的方法,殊不知,这人与人最大的不认同就是相互认同。你用对了的方法,只要在我认为是失败的,或者在我这件事情上是失败的,那么你在我面前就没有什么优越感了,我要做的就是抵消你强加于我身上对你的认同。

所以说,方法本身没错。错就错在没人真正按照方法去做,因为怕做成功了,到头来是别人教的,做不成,却白当了回傻子还不敢吱声。你说呢?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物虚生说道:

    人往往就是这样,希望得到别人的忠告,但是又对这样的忠告嗤之以鼻,自以为比别人高明。

  2. 物虚生说道:

    人往往就是这样,希望得到别人的忠告,但是又对这样的忠告嗤之以鼻,自以为比别人高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