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一番

克洛泽被罚下场的时候,我在京城的某个KTV里跟一伙腐败分子们举着啤酒瓶子忆争荣岁月愁,结果让德国人输掉了第二场比赛。我心里有点内疚。这像我以前为了看姚明而关注火箭的比赛一样,可惜的是火箭则每每因为我的围观而落败,我对姚明的喜爱造成了比分的困扰,我的内疚则成了一种纠结(是看它输还是听它赢)的情绪,好在姚明受伤之后,我就借机戒了这件麻烦事。这种内疚的情绪本来可以好转,结果又到了世界杯年,刚开始的时候,我下过决心要关注德国人的每一场比赛,但4:0的比分让我大意了(同时,身处某地又让我兴奋了),让我认为德国战车会所向披靡……那罪人不是克洛泽,也不是波多尔斯基,是我,我觉得。在这里,自作多情的向各位德国球迷致歉,第三场比赛,我一定会看的,我希望戈麦斯可以争口气,当然,勒夫大哥你也得信任下他才行。

以上这段该是我最近一段时间内说过的较为完整的有点主题思想的语句了,我很欣慰,终于可以废话一番了。很久之前,我挺羡慕人家动不动就能长篇大论,很久之前的之后,我觉得话不在多,说的有理就好。又在这之后,我绕了一圈,反复回还是有理有据的比较踏实,只说结论的语句让人总觉得智商不够。到了如今,我为了自己可以废话而欣慰,我的天!难道只是为了不遭人白眼?

但我并不喜欢很会贫的人,那样的人看上去不太靠谱。要知道,“不靠谱”是我对人最差的评价了,我也会因为别人对我有这样的评价而耿耿于怀一整年,比如说去年的这个时候,某人就这么说过我,让我到现在都在自责,这压力给的有点大了,我还在学着接受……会贫嘴的人,在行的这一端会显得比较没实力,要不为什么只说不做,或者说到做不到呢?我太害怕成为这样的人了。而这种害怕居然会让我自闭到连话都不会说的地步(瞧,我总是喜欢在极端之间游走,这不该是我的宿命吧!),这件可笑事也会发生,你说我该不该佩服下自己?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