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莞

有人在楼下划拳。
男子气概很重的那种,
虽然我一直没这样做过,
但我也不羡慕,
内敛已然不算是敷衍的表扬了。

东莞
昨晚才发觉隔壁是一家卡拉OK,凌晨3点的时候,还有一女子的声音在夜空里飘荡,这深圳真TM无聊。不过我决定闭口不谈喜欢与否。还是住在2007年住过的那家客栈,我喜欢上这里的简洁设计。香港客的投资眼光看上去更高明一点。H说,要是在安庆做这样的一家店也不错。

下午在东莞。听一位有一肚子故事的家伙在说他的理想,虽然我并不赞成可能会达成的某个合作项目,但对他这个人的个人阅历还是很有兴趣,或许他的精明来自于这些故事的历练,也或许是这些故事让他觉得社会就是这么一个玩意儿。有点类似于若干年前,老妹告诉我:哥,也许你不喜欢做某种人,但是也许有一天,你突然间就会发现你已经成为了那样的人。老妹说的就是我这样的石头被磨成“五六九”(安庆方言,被磨圆的石头),棱角都是故事里让自己激动的情节。

做到让自己激动并不难,难就难在表达出来吸引别人与你共鸣。写字也许是最直接的一种方式,与绘画和音乐一样,但更为通俗一点。但现代交流方式的多媒体化,已经让人很难去区分某种方式的优劣来。而这也会成为我们为别人激动的障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