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醉了

昨晚,N先生喝醉了,其实,酒醉心里明,他对我的表现很失望,于是找着法儿说我。我都听进去了,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好,只是连累了其他同事,心里愧疚,这里道歉了。

这说明了一个问题,我并没有将自己调整好,看上去也没有做好二次创业的准备,甚至连这个想法都快没了,反而还不如以前那样有冲劲,有激情,敢于面对任何一个人。现在似乎从容了,平静了,一切看淡了,如果连我才三十几的人都这样,N先生都快六十了,他又为了什么呢?对比下,我就知道N先生是真的为了我好,他说他很心痛,我也很心痛,我们都是为了我的表现,一个是失望,一个是绝望。用绝望这个词似乎严重了点。因为某友说过,我是一个只做自己认定的事情的人。也就是固执了,不同于神经质的偏执。我这样的性格限制了我想要走到的方向,我要去的地方,在我的性格面前,已经变的更加遥远。

我应该可以表现的更好点。那些大佬们还有几个记得我,在他们眼前或许有成千上万的人走过。我想起05年见L先生的时候,他的酒店还只是一张图纸,现在他的女儿已经成功运营了那个城市的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两年有余,现在也见到了他的女儿(L先生说是带着她来拜码头的),漂亮、大方、年轻的女CEO。在06年,再次见到C先生的时候,他的公司刚刚上市,他当时说他并不希望股价被提升,我至今还没有明白过来。当我请教他创业者的正确心态时,他只强调要做对事情,别先想着赚钱,我认真思索并有所获益。这也让我对他说过的话,以及为什么会让从国外学成归来的儿子在工厂基层里做满三年的决定有了新的认识。还有Y先生,一个在我出生的1977年就开始去沙特做生意的老商人,说话为人都谦虚至极,让我对自己的所谓“清高”不得不另做评估……

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混蛋?他们的出现为什么没有带给我认真的思考和实质的改变呢?我本来可以有更多机会去向他们学习,请教的,我又在拒绝什么呢?我总喜欢说自己不喜欢什么,喜欢什么,我从来没有问过自己该做什么。为了事情本身,该去做什么,而不是为了喜欢什么才去做什么。一件事情的成功,自然包括太多东西,那些东西也不一定个个都是我喜欢的。如果我还保持这种幼稚的念头,跟某人说我的不靠谱岂不是又更近了一步?不行,必须得靠谱,我不要做那样的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