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我们是同事

和以前的两个同事在一起吃饭。回想起从前种种,我们不约而同的开了个玩笑:以后别说我们在××单位同过事。唉,这就是昨晚我们觉得这辈子最让人讨厌的经历之一。

好在,就是在这个恶心的单位里,我们彼此认识了。三个广告文案,而今,还是那样。不过一个已是出版了一部纯文学作品的小作家,另一个是公关公司的专职文案(还是文案),而我却处于失业与超级就业的边缘之中。也许我的状态就是边缘失业与就业交替症吧。以小卜的专业认识来说,我还是属于正常人的范畴。幸甚。

但我不知道我这个正常人是否觉得的那些不正常的情况和人就真的处于非正常状态呢?

作家小孙显得较以前更加清秀了。但愿他的文笔不要变得那幺偶像派。他也觉得实力派的长相和偶像派的文笔是一件尴尬的事。而满以为自己也可以成为一个实力作家的我,如今只能借个小小的博客聊聊我的一些私人心事。用作家的话来说,我也许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编辑。奶奶的,没这幺给人家下断言的,谁都知道好编辑里面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好的作家,我算是被这个乌鸦嘴给葬送了。

文案小卜继续维持他的伪白领生活吧,他应该会继续努力!我是说他的那些玄幻小说,70后作家就指望我们几位了。我呢低调点,稍微晚成名个几十年没有关系,可是他们等不及啊。我断言!

可是,我还是很怀念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几个文案在一起整天聊些低级的影片,甚至想成为大师级的情色片编剧。这和96年在国营工厂里和工友们聊起的那些性教育片段似乎已经高明了不少,起码将欲望转换成了一种人生前进的动力,人嘛,总是在进步的。

我也很想在瞬间把自己的一些经历抹掉,可是又觉得舍不得。

为什幺舍不得?是啊,为什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