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城镇居民

我向来不喜欢虚假的东西,而“交易”又被我看成是作假的标准之一。这让我不禁回忆起很久很久之前的某一天,在我初中快要毕业的当口,为了想留住一点真东西,我天真的想用一本新的毕业纪念册来做个悼念,或者我怕我会忘记曾经属于这里。

虽然听起来悲愤,但事情很简单,不过是我的亲戚为了我的前途,让我的父母花钱将我的户口从一个小渔村买进了一座城市而已。但为了买这个户口,却让多方不爽:其一,我的家庭为此承担了一笔负债,直到很久之后才得以偿清;其二,这位亲戚的帮忙得罪了另两位亲戚,惹起了嫉妒与恨;其三,于我本人,每每经过那个城市,总有许多感伤,心理阴影是留定了。

从道理上来说,我应该感恩,无论我有没从这件事上得到快乐,至少亲人的初衷可以理解并值得肯定。好在也有一些人与我有类似经历,恰好是我们的“热忱”参与成就了一些虚无的数字。

那时候,全国还有80%的人是农民。而今天,能称之为农民的人已经不足50%。更可笑的是,我们这些正在转变中的人还被冠以一个尴尬的称谓:伪城镇居民。

虽然尴尬,但却现实。一纸户口并没有改变我们的生活。我还是99年的那个下岗工人。在那个城里,除了派出所里的户籍档案之外,我没有任何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而我,给那个城市的贡献也可能只是“中等规模城市”人口统计里的一个“1”而已。

我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孤独。我正在感受。你呢?

You may also like...

16 Responses

  1. 老1说道:

    孤独!我有很深刻的理解

  2. 刘阳说道:

    咱们喝两杯得空

  3. 福安说道:

    一直没把农村户口改掉

  4. 福安说道:

    视频中的那首歌不错,是你唱的吗?

  5. 科技资讯说道:

    有同感,,,都是生活,,晚上一想,,唉。。。

  6. 遨游宇宙说道:

    户口本的问题毒害了多少老百姓

    • 朱芳文说道:

      我后来想过了,其实就是变相的向一批有条件的农民收了一次税。
      民脂民膏吧,向来就是为这种物品买单的。
      不怪别人,怪自己看不清。

  7. 苗子说道:

    农或非农已无关紧要了,可是现在户口还是门槛,而且是上了一个台阶的大门槛,所以你不孤独了

  8. Flash说道:

    来看看,博文有新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