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论语】医

字出“医院因打工仔医药费不够将缝合好伤口拆线”。这些年来民众对医院及整个医疗系统的恶行多有耳闻,吃亏上当的不计其数。医家与病患(包括民众)的最大分歧在于对“救死扶伤”这条底线的玩弄与信仰。不该市场化的医疗系统在畸形的商业社会里已然病态。

医,包括医家与医德。清朝没落文人吴敬梓在《儒林外史》里对医家有极高的期待,说“医家有割股之心。”我跟着他一起幻想:当病人需要输血,医家第一个伸出胳膊,当病人需要换肾,医家也会跑去验血配型。

可惜医家们很少记得这世上还有《安徒生童话》、还有《格林童话》,还有《郑渊洁童话》。对于童话世界,当然不能理解。

可悲的是,即便如此,民众还是“坚信”医家就是来救死扶伤的,民众对那个红十字标识还是充满“期待”的,民众对那个充满消毒药水也充满冷漠无情的地方还是保有“信任”的。不强求医家有割股之心,只祈祷自己多点侥幸,类似的事情不降临到自己头上罢了。

真正的困惑是,当民众们将那些不正常的事情,当作常识去对待,算不算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日论语』将在安庆生活社区私人媒体乳透社公民观察等处同步更新,感谢阅读。

You may also like...

6 Responses

  1. winme411说道:

    微博横行 现在博客也看得少了。短平快的阅读还真是越来越极端了! 慢慢回归 哈哈 先从博客开始

  2. kita说道:

    現在的醫者大多數都是學校里出來的,爾現在的學校除了金錢和分數(榮譽),卻輕視/遺失了道德的培養,kita覺得醫生先是醫德其後再是醫術吧。
    治病也不是說治好這個病就可以了,而是如何讓病人健康起來。
    當然覺得這個問題也不僅僅是醫者方面的,覺得像醫院這種機構也十分有問題(醫院是救治的地方,並不是官場的說)

    • 朱芳文说道:

      欢迎kita
      说全社会都有问题,那是因为我们还有期待。
      但我希望能在要求别人怎么做的时候,也思考下自己能做点什么。

      • kita说道:

        確實是的,這個社會有問題是十分正常的,不可能一開始就讓人滿意,永遠滿意的話,說明已經失去了發展和活力了。
        其實現在社會上許多人只是習慣著批評吧,可自己卻完全沒作甚麼,很多問題的源頭也就是這樣的,想著別人要做得怎麼怎麼好,自己只要享受這種成果就好了。
        其實想讓這個社會好起來,不光是要批評,還要每個人都努力才行,不一定要說怎麼怎麼的回報社會,單單只要最大限度的創造自身的價值,就是對社會最大的回報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