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改版学《明镜》?

在朋友家商量事情,眼角无意中扫到沙发上一本红色调的杂志,我的眼睛不太好。原不在意,还以为是德国的《明镜》周刊。后来觉得不对,是中文的,难道《明镜》发了中文版?拿到手上,才发现原来是《三联生活周刊》改版了。

之前很多次听人说,我们的《三联生活周刊》就是咱中国的《TIME》!仿佛是一件很牛的事情。不过,第一次听说的时候,我还不知道《TIME》是什么?汗!我也是因为《三联生活周刊》才去了解《TIME》的。也许都是时事杂志吧,难免有些血缘类似的错觉!我以为。但无论如何,《三联生活周刊》一定是中国大陆目前的环境下最好的社会时事杂志(个人评论,不是广告)。所以,对于《三联生活周刊》的改版,我的要求只有一个,质量至少不能变,最好还能上升几个档次。如果三联的实习生都是王小峰的水准,那该多好!扯远了,又替三联的领导想事情去了,我这个做企划的,总是喜欢出馊主意!

说回来!那今天的《三联生活周刊》是在向《明镜》学么?要学什么呢?好事如我这样的人回家找到早先的几本《明镜》杂志,对比着翻了下,不仅仅是在封面的版式设计上,连内页的版式设计,好像还真是有点互相学习、互相促进的影子。版式的简单变化,在很多人眼里,也许就是一阵子新鲜。其实在制作者的手中,早经过了耗时很久的理性或感性的内部斗争!

本来就是啊,两篇文章横着放和竖着放本身并不一定显得那个版式更加高明,问题是“变化”本身就是一种态度。态度在今天这个社会还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其实王小峰自己也对这期新杂志做了一个简单的第三方说明,他突出了一个重要的词:审美疲劳。是的,做杂志,本身就是制作者和读者在玩左手与右手的游戏!作为读者,还是简单点,看内容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